百年教学网欢迎您!
| 网站首页 | 论文 | 竞赛 | 课件 | 试题 | 教案 | 范文 | 中考高考 | 学习方法 | 图文欣赏 | 专题专栏 | 教学反思 | 生活百科 |
您现在的位置: 百年教学网 >> 专题专栏 >> 经典诵读 >> 正文
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二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二
作者:1 文章来源:网络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-06-07

卷十二

九针论篇第七十八

黄帝曰:余闻九针于夫子,众多博大矣,余犹不能寤,敢问九针焉生,何因而有名?

岐伯曰:九针者,天地之大数也,始于一而终于九。故曰:一以法天,二以法地,三以法人,四以法时,五以法音,六以法律,七以法星,八以法风,九以法野。

黄帝曰:以针应九之数,奈何?

岐伯曰:夫圣人之起天地之数也,一而九之,故以立九野,九而九之,九九八十一,以起黄钟数焉,以针应数也。

一者,天也。天者,阳也,五脏之应天者肺,肺者,五脏六腑之盖也。皮者,肺之合也,人之阳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以大其头而锐其末,令无得深入而阳气出。

二者,地也。人之所以应土者,肉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筩其身而员其末,令无得伤肉分,伤则气竭。

三者,人也。人之所以生成者,血脉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大其身而员其末,令可以按脉勿陷,以致其气,令邪气独出。

四者,时也。时者,四时八风之客于经络之中,为痼病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筩其身而锐其末,令可以泻热出血,而痼病竭。

五者,音也。音者,冬夏之分,分于子午,阴与阳别,寒与热争,两气相搏,合为痈脓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令其末如剑锋,可以取大脓。

六者,律也。律者,调阴阳四时而合十二经脉,虚邪客于经络而为暴痹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令尖如氂,且员且锐,中身微大,以取暴气。

七者,星也。星者,人之七窍,邪之所客于经,而为痛痹,舍于经络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令尖如蚊虻喙,静以徐往,微以久留,正气因之,真邪俱往,出针而养者也。

八者,风也。风者,人之股肱八节也。八正之虚风,八风伤人,内舍于骨解腰脊节腠理之间,为深痹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长其身,锋其末,可以取深邪远痹。

九者,野也。野者,人之节解皮肤之间也。淫邪流溢于身,如风水之状,而溜不能过于机关大节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令尖如挺,其锋微员,以取大气之不能过于关节者也。

黄帝曰:针之长短,有数乎?

岐伯曰:一曰镵针者,取法于巾针,去末寸半,卒锐之,长一寸六分,主热在头身也。二曰圆针,取法于絮针,筩其身而卵其锋,长一寸六分,主治分间气。三曰鍉针,取法于黍粟之锐,长三寸半,主按脉取气,令邪出。四曰锋针,取法于絮针,筩其身,锋其末,长一寸六分,主痈热出血。五曰铍针,取法于剑锋,广二分半,长四寸,主大痈脓,两热争者也。六曰员利针,取法于氂针,微大其末,反小其身,令可深内也,长一寸六分。主取痈痹者也。七曰毫针,取法于毫毛,长一寸六分,主寒热痛痹在络者也。八曰长针,取法于綦针,长七寸,主取深邪远痹者也。九曰大针,取法于锋针,其锋微员,长四寸,主取大气不出关节者也。

针形毕矣,此九针大小长短法也。

黄帝曰:愿闻身形应九野,奈何?

岐伯曰:请言身形之应九野也,左足应立春,其日戊寅己丑。左胁应春分,其日乙卯。左手应立夏,其日戊辰已巳。膺喉首头应夏至,其日丙午。右手应立秋,其日戊申己未。右胁应秋分,其日辛酉。右足应立冬,其日戊戌己亥。腰尻下窍应冬至,其日壬子。六腑膈下三脏应中州,其大禁,大禁太乙所在之日及诸戊己。凡此九者,善候八正所在之处。所主左右上下,身体有痈肿者,欲治之,无以其所直之日,溃治之。是谓天忌日也。

形乐志苦,病生于脉,治于之灸刺。形苦志乐,病生于筋,治之以熨引。形乐志乐,病生于肉,治之以针石。形苦志苦,病生于咽喝,治之以甘药。形数惊恐,筋脉不通,病生于不仁,治之以按摩醪药。是谓形。

五脏气:心主噫,肺主咳,肝主语,脾主吞,肾主欠。

六腑气:胆为怒,胃为气逆、哕,大肠小肠为泄,膀胱不约为遗溺,下焦溢为水。

五味:酸入肝,辛入肺,苦人心,甘入脾,咸入肾,淡入胃。是谓五味。

五并:精气并于肝则忧,并于心则喜,并于肺则悲,并于肾则恐,并于脾则畏。是谓五精之气,并于脏也。

五恶:肝恶风,心恶热,肺恶寒,肾恶燥,脾恶湿。此五脏气所恶也。

五液:心主汗,肝主泣,肺主涕,肾主唾,脾主涎。此五液所出也。

五劳:久视伤血,久卧伤气,久坐伤肉,久立伤骨,久行伤筋。此五久劳所病也。

五走:酸走筋,辛走气,苦走血,咸走骨,甘走肉。是谓五走也。

五裁:病在筋,无食酸;病在气,无食辛;病在骨,无食咸;病在血,无食苦;病在肉,无食甘。口嗜而欲食之,不可多矣,必自裁也,命曰五裁。

五发:阴病发于骨,阳病发于血,阴病发于肉,阳病发于冬,阴病发于夏。命曰五发。

五邪:邪入于阳,则为狂;邪入于阴,则为血痹;邪入于阳,搏则为癫疾;邪入于阴,搏则国瘖;阳入于阴,病静;阴出之于阳,病喜怒。

五藏:心藏神,肺藏魄,肝藏魂,脾藏意,肾藏精志也。

五主:心主脉,肺主皮,肝主筋,脾主肌,肾主骨。

阳明多血多气,太阳多血少气,少阳多气少血,太阴多血少气,厥阴多血少气,少阴多气少血。故曰刺阳明出血气,刺太阳出血恶气;刺少阳出气恶血,刺太阴出血恶气,刺厥阴出血恶气,刺少阴出气恶血也。

足阳明太阴为表里,少阳厥阴为表里,太阳少阴为表里,是谓足之阴阳也。手阳明太阴为表里,少阳心主为表里,太阳少阴为表里,是谓手之阴阳也。

岁露论篇第七十九

黄帝问于岐伯曰:经言夏日伤暑,秋病疟,疟之发以时,其故何也?

岐伯对曰:邪客于风府,循膂而下,卫气一日一夜,大会于风府,其明日下一节,故其日作晏,此其先客于脊背也。故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,腠理开则邪气入,邪气入则病作,此所以日作尚晏也。卫气之行风府,日下一节,二十一日,下至尾底,二十二日,入脊内,注于伏冲之脉,其行九日,出于缺盆之中,其气上行,故其病稍益早。至其内搏于五脏,横连募原,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不能日作,故次日乃畜积而作焉。

黄帝曰: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人焉。其卫气日下一节,则不当风府,奈何?

岐伯曰:风无常府,卫气之所应,必开其腠理,气之所舍节,则其府也。

黄帝曰:善。夫风之与疟也,相与同类,而风常在,而疟特以时休,何也?

岐伯曰:风气留其处,疟气随经络,沉以内搏,故卫气应乃作也。

帝曰:善。

黄帝问于少师曰:余闻四时八风之中人也,故有寒暑,寒则皮肤急而腠理闭;暑则皮肤缓而腠理开。贼风邪气,因得以入乎?将必须八正虚邪,乃能伤人乎?

少师答曰:不然。贼风邪气之中人也,不得以时,然必因其开也,其入深,其内极也疾,其病人也卒暴。因其闭也,其入浅以留,其病也徐以迟。

黄帝曰:有寒温和适,腠理不开,然有卒病者,其故何也?

少师答曰:帝弗知邪入乎?虽平居,其腠理开闭缓急,其故常有时也。

黄帝曰:可得闻乎?

少师曰:人与天地相参也,与曰月相应也。故月满则海水西盛,人血气积,肌肉充,皮肤致,毛发坚,腠理郄,烟垢著。当是之时,虽遇贼风,其入浅不深。至其月郭空,则海水东盛,人血气虚,其卫气去,形独居,肌肉减,皮肤纵,腠理开,毛发残,膲理薄,烟垢落。当是之时,遇贼风则其入深,其病人也卒暴。

黄帝曰: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,何也?

少师答曰:得三虚者,其死暴疾也;得三实者,邪不能伤人也。

黄帝曰:愿闻三虚。

少师曰:乘年之衰,逢月之空,失时之和,因为贼风所伤,是谓三虚。故论不知三虚,工反为粗。

帝曰:愿闻三实。

少师曰:逢年之盛,遇月之满,得时之和,虽有贼风邪气,不能危之也,命日三实。

黄帝曰:善乎哉论!明乎哉道!请藏之金匮。然此一夫之论也。

黄帝曰:愿闻岁之所以皆同病者,何因而然?

少师曰:此八正之候也。

黄帝曰:候之奈何?

少师曰:候此者,常以冬至之日,太一立于叶蛰之宫。其至也,天必应之以风者矣。风从南方来者,为虚风,贼伤人者也。其以夜半至也,万民皆卧而弗犯也,故其岁民少病。其以昼至者,万民懈惰,而皆中于虚风,故万民多病。虚邪入客于骨,而不发于外,至其立春,阳气大发,腠理开,因立春之日,风从西方来,万民又皆中于虚风,此两邪相搏,经气结代者矣。故诸逢其风而遇其雨者,命曰遇岁露焉。因岁之和,而少贼风者,民少病而少死。岁多贼风邪气,寒温不和,则民多病而死矣。

黄帝曰:虚邪之风,其所伤贵贱何如,候之奈何?

少师答曰:正月朔日,太一居天留之宫,其日西北风不雨,人多死矣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风,春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风行,民病死者,十有三也。正月朔日,日中北风,夏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夕时北风,秋,民多死。终日北风,大病死者十有六。正月朔日,风从南方来,命曰旱乡;从西方来,命曰白骨将将,国有殃,人多死亡。正月朔日,风从东方来,发屋,扬沙石,国有大灾也。正月朔日,风从东南方行,春有死亡。正月朔日,天和温不风,籴贱,民不病;天寒而风,籴贵,民多病。此所谓候岁之风,贼伤人者也。二月丑不风,民多心腹病;三月戌不温,民多寒热;四月巳不暑,民多瘅病;十月申不寒,民多暴死。诸所谓风者,皆发屋,折树木,扬沙石,起毫毛,发腠理者也。

大惑论篇第八十

黄帝问于岐伯曰:余尝上于清泠之台,中阶而顾,匍匐而前,则惑。余私异之,窃内怪之,独瞑独视,安心定气,久而不解。独博独眩,披发长跪,俯而视之,后久之不已也。卒然自止,何气使然?

岐伯对曰:五脏六腑之精气,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。精之窠为眼,骨之精为瞳子,筋之精为黑眼,血之精为其络窠,气之精为白眼,肌肉之精为约束。裹撷筋骨血气之精而与脉并为系,上属于脑,后出于项中。故邪中于项,因逢其身之虚,其入深,则随眼系以入于脑。入于脑则脑转,脑转则引目系急。目系急则眩以转矣。邪中有精,其精所中不相比也,则精散,精散则视岐,视岐见两物。

目者五脏六腑之精也,营卫魂魄之所常营也,神气之所生也。故神劳则魂魄散,志意乱。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阴,白眼赤脉法于阳也。故阴阳合传,而精明也。目者,心使也。心者,神之舍也,故神精乱而不抟。卒然见非常处,精神魂魄,散不相得,故曰惑也。

黄帝曰:余疑其然。余每之东苑,未曾不惑,去之则复,余唯独为东苑劳神乎?何其异也?

岐伯曰:不然也。心有所喜,神有所恶,卒然相惑,则精气乱,视误,故惑,神移,乃复。是故间者为迷,甚者为惑。

黄帝曰:人之善忘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上气不足,下气有余,肠胃实而心肺虚。虚则营卫留于下,久之不以时上,故善忘也。

黄帝曰:人之善饥而不嗜食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精气并于脾,热气留于胃,胃热则消谷,谷消故善饥。胃气逆上,则胃脘寒,故不嗜食也。

黄帝曰:病而不得卧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卫气不得入于阴,常留于阳。留于阳,则阳气满,阳气满,则阳蹻盛;不得入于阴,则阴气虚,故目不瞑矣。

黄帝曰:病目而不得视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卫气留于阴,不得行于阳,留于阴,则阴气盛,阴气盛,则阴蹻满;不得入于阳,则阳气盛,故目闭也。

黄帝曰:人之多卧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此人肠胃大而皮肤湿,而分肉不解焉。肠胃大则卫气留久,皮肤湿则分肉不解,其行迟。夫卫气者,昼日常行于阳,夜行于阴,故阳气尽则卧,阴气尽则寤。故肠胃大,则卫气行留久;皮肤湿,分肉不解,则行迟。留于阴也久,其气不精,则欲瞑,故多卧矣。其肠胃小,皮肤滑以缓,分肉解利,卫气之留于阳也久,故少瞑焉。

黄帝曰:其非常经也,卒然多卧者,何气使然?

岐伯曰:邪气留于上焦,上焦闭而不通,已食若饮汤,卫气留久于阴而不行,故卒然多卧焉。

黄帝曰:善。治此诸邪,奈何?

岐伯曰:先其脏腑,诛其小过,后调其气,盛者泻之,虚者补之。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乐,定乃取之。

痈疽篇第八十一

黄帝曰:余闻肠胃受谷,上焦出气,以温分肉,而养骨节,通腠理。中焦出气如露,上注谿谷,而渗孙脉,津液和调,变化而赤为血。血和则孙脉先满溢,乃注于络脉,皆盈乃注于经脉,阴阳已张,因息乃行,行有经纪,周有道理,与天合同,不得休止。切而调之,从虚去实,泻则不足,疾则气减,留则先后。从实去虚,补则有余。血气已调,形气乃持。余已知血气之平与不平,未知痈疽之所从生,成败之时,死生之期,有远近,何以度之,可得闻乎?

岐伯曰:经脉留行不止,与天同度,与地合纪。故天宿失度,日月薄蚀,地经失纪,水道流溢,草蓂不成,五谷不殖,径路不通,民不往来,巷聚邑居,则别离异处,血气犹然,请言其故。夫血脉营卫,周流不休,上应星宿,下应经数,寒邪客于经络之中则血泣,血泣则不通,不通则卫气归之,不得复反,故痈肿。寒气化为热,热胜则腐肉,肉腐则为脓。脓不泻则烂筋,筋烂则伤骨,骨伤则髓消,不当骨空,不得泄泻,血枯空虚,则筋骨肌肉不相荣,经脉败漏,熏于五脏,脏伤故死矣。

黄帝曰:愿尽闻痈疽之形,与忌、日、名。

岐伯曰:痈发于嗌中,名日猛疽。猛疽不治,化为脓,脓不泻,塞咽,半日死,其化为脓者,泻则合豕膏,冷食,三日而已。

发于颈,名日夭疽。其痈大以赤黑,不急治,则热气下入渊腋,前伤任脉,内熏肝肺。熏肝肺,十余日而死矣。

阳气大发,消脑留项,名曰脑烁。其色不乐,项痛而如刺以针。烦心者,死不可治。

发于肩及臑,名曰疵痈。其状赤黑,急治之,此令人汗出至足,不害五脏。痈发四五日,逞焫之。

发于腋下赤坚者,名曰米疽。治之以砭石,欲细而长,疏砭之,涂以豕膏,六日已,勿裹之。其痈坚而不溃者,为马刀挟瘿,急治之。

发于胸,名曰井疽。其状如大豆,三四日起,不早治,下入腹,不治,七日,死矣。

发于膺,名曰甘疽。色青,其状如榖实瓜蒌,常苦寒热,急治之,去其寒热,十日,死,死后出脓。

发于胁,名曰败疵。败疵者,女子之病也。久之,其病大痈脓。治之,其中乃有生肉,大如赤小豆,锉蔆藮草根各一升,以水一斗六升,煮之,竭为取三升,则强饮厚衣,坐于釜上,令汗出至足已。

发于股胫,名曰股胫疽。其状不甚变,而痈脓搏骨,不急治,三十日,死矣。

发于尻,名曰锐疽。其状赤坚大,急治之,不治,三十日,死矣。

发于股阴,名曰赤施。不急治,六十日,死。在两股之内,不治,十日而当死。

发于膝,名曰疵痈。其状大痈,色不变,寒热,如坚石。勿石,石之者,死,须其柔,乃石之者,生。

诸痈疽之发于节而相应者,不可治也。发于阳者,百日死;发于阴者,三十日死。

发于胫,名曰兔啮,其状赤至骨,急治之,不治害人也。

发于内踝,名曰走缓。其状痈也,色不变,数石其输,而止其寒热,不死。

发于足上下,名曰四淫。其状大痈,急治之,百日死。

发于足傍,名曰厉痈。其状不大,初如小指发,急治之,去其黑者,不消辄益,不治,百日死。

发于足指,名脱痈。其状赤黑,死不治;不赤黑,不死。不衰,急斩之;不,则死矣。

黄帝曰:夫子言痈疽,何以别之?

歧伯曰:营卫稽留于经脉之中,则血泣而不行,不行则卫气从之而不通,壅遏而不得行,故热。大热不止,热胜则肉腐,肉腐则为脓。然不能陷,骨髓不为焦枯,五脏不为伤,故命曰痈。

黄帝曰:何谓疽?

歧伯曰:热气淳盛,下陷肌肤,筋髓枯,内连五脏,血气竭,当其痈下,筋骨良肉皆无余,故命曰疽。疽者,上之皮夭以坚,上如牛领之皮;痈者,其皮上薄以泽。此其候也。

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最新文章 更多内容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二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一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九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八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七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六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五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四
    普通文章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三
    相关文章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一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十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九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八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七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六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五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四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三
    《黄帝内经•灵枢》卷二
    更多内容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